• 呕吐

    2008-06-18

    近日MSN签名:周末加了三天班找到时间裂缝。

    豪雨持续一月有余。

    明天看打稿。

    又一周期将宣告结束。

    月复一月。

    忽然有两小时的真空。无所适从。

    忽然想吐。

    冲一大杯咖啡压下去。好些。

    想起某日开会。对面男生人手拎支香烟,我就拎一支笔,在本子上胡乱画猫猫,写:vomit, vomit, vomit, vomit………

    当晚梦见我坐在高脚吧椅上不停转圈圈,不停呕吐。

  • 此波非彼波

    2008-05-02

    “……亿亿是波场上的新兵,波场是这类高级聚会的简称,因为通常是女宾的时装秀,大家比着看谁穿得少,也就比出了谁的胸脯大,这里的波和胸是一个意思。”

     

    雨天读旧书,读到这里,吓一大跳。

    亲爱的张老师,如果这本书能够再版,不知这段文字会不会被修订过呢?

    此波非彼波,亲爱的张老师。

    丽星邮轮够浮华,但是,一场跳舞ball无论如何变不成一对跳舞的mimi

     

     

  • 回忆某天,灰霾天气。

    好在有两大亮点可以抵御低潮:

    其一,发现同事阿发仔的秘密。

    当时,我正在给阿发仔讲稿子。

    我发现他在一些句子下面画了彩色的道道,

    有红色的,有绿色的,有褐色的。

    我用鼠标指着一道红色,问他:

    画这个颜色是什么意思呢?

    哦,这个绿色啊,是改过的句子。

    他镇定地说。

    我再指褐色的画痕,问:这个呢。

    这个也是绿色啊,也是改过的句子。

    他再次镇定地说。

    我呆了半晌,拿起桌面上的订书机,浅绿的,

    问他:这是什么颜色?

    红色啊,他第三次镇定地说。

    我惊喜得差点欢呼了,

    我竟然认识一个色盲。

    虽然他只是一个红绿色盲,

    可是他货真价实是我一生人认识的第一个色盲。

    当然,我不该拿别人的色盲来娱乐自己,

    我不厚道,要检讨。

    当日的第二个亮点,是同事浅浅的稿子。

    她做娱乐栏目,主题是讲明星家族。

    在某一段落,她这样写:

    尔冬升的哥哥是秦沛和姜大卫,

    他的父亲,名叫尔光。

    尔光,

    我默念着这个名字,再一次由衷地、欢快地笑了。

        
  • 松哥&莲妹

    2008-04-28

    “老实讲,你是不是中意O佐姑姑?”

    他戴墨镜,不笑,亦不答。

    这一刻,所有的失婚妇人,都希望自己就是蓉蓉吧。

    他和她,不般配。

    当年那个冰冷脱尘的姑姑,我没有看过。

    只看到今日的她,确是中年妇人了。

    身形臃肿,声音沙哑,神色家常。脱离社会已久。

    是全天下中年妇女要引以为戒的模板。

    可是,谁又能说,她的形象不是正好契合了角色呢?

    她就是她。

    只不过,有许多人会在心里暗暗想,如果她是海味,是米雪,是悭妹,

    是另外的任何一个,

    跟松哥站在一起,

    大概,都会,更悦目少少吧。

  • 2008-04-28

    回来的路上,我们达成共识,要立即喝茶。

    回到办公室,她很高效地拿过来一罐新茶。

    我很高效地剪开锡袋,抓一大撮放进杯子,冲上滚水。

    茶叶一枚接一枚,在水中直立。碧绿好看。

    我:谢谢侬,这个银针真不错。

    她:笨蛋,能立起来的就是银针咩?

    管他什么,喝了再说。

    茶很浓。苦。杯中密密一层针。

    午后四点。同事开小组策划会,欢声笑语。

    音箱里,许同学年少在唱,淡淡的歌。

    眼睛盯紧屏幕,意念不能集中。

    双手颤抖,心脏狂跳,额头蒙蒙紧。

    我醉茶了。

    So bad

  • 逢厕必上

    2007-10-04

    一张很普通的照片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有了背景,它就有了意义。

     

  • 唤醒黑熊

    2007-10-01

    在那里学会了一首歌:古里古里古里古里,每一个姑娘都叫古里。

    其实是古丽,这样说会明白些。

    果在薄克里说,那个地方,开阔,苍茫。

    果的储存卡很够用,我的恰恰相反,甚至在她好心借给我一张之后,还是不行:格式不合。

    佳能似乎是一个坏脾气的物种,不肯通融。

    这一点像我。

    所以只能有限地记录。

    像剧集里间谍写下字条:有限唤醒黑熊。

    但是,一转身,另一名间谍冷笑着划去了“有限”两个字。

    于是,唤醒黑熊。